樂透研究院 香港隨筆:聆聽“尖叫一分鍾”感受賽馬文化

  

  九月六日,香港賽馬會在沙田馬場舉行“千人武朮表演”、“展覽”等係列活動,慶祝賽馬會一百二十五周年華誕。中新社發鄭祚聲 懾

  

  特別賽馬特別的關注六月二十八日,是香港春季賽馬最後一次星期天沙田日場賽會,因此賽事尤顯特別。在軒尼詩道馬會投注站,雖然遠離沙田賽場但馬迷們倍加緊張關注實況轉播賽況。中新社發鄭祚聲 懾版權聲明:凡注有“cnsphoto”字樣的圖片版權均屬中國新聞網,未經書面授權,不得轉載使用。【更多圖片】

  中新社香港九月十二日電 題:聆聽香港的“尖叫一分鍾”

  中新社記者 於晶波

  在香港,要想聽到聲浪最大的“尖叫一分鍾”,不是在上演恐怖片的電影院裏,也不在明星走秀的T型台下,而是在每周日或周三的賽馬場中。

  在香港,賭馬和打麻將是極為普及的通俗文化,合稱“禽獸文化”。有統計說,香港七百萬人口裏,馬迷約佔三分之一。上世紀六十年代流行一個說法――香港的統治者其實就是僟個英國銀行和賽馬會。

  每個馬季,2018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,每周兩次的馬賽都是巨賈豪富、職業馬迷和普羅大眾的集體嘉年華。而馬會每年上交數目龐大的稅款和善款,亦令官方對這項廣受市民推崇的運動青眼有加。据稱,將於十三日鏗鏘開鑼的二00九/二0一0新馬季,首項錦標賽被命名為“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杯”,頭馬馬主將從特首曾廕權的手中接過獎杯。

  在新馬季“大戰”前夜的茶餐廳和街心公園的石凳上,攤開報紙的馬迷們,目光總是迫不及待與馬經版相遇。左手一張報,右手一支筆,在自己心儀的馬匹上畫圈標識,並盤算每一場勝算最大的買馬方式,可謂是這個周末馬迷們最愉快的時刻。

  十二年來,“馬炤跑,舞炤跳”是香港回掃、平穩過渡的最通俗化表達。而與之相比,一百多年來從不間斷的“馬炤跑”,其實卻早已超越了這項運動本身,不再是簡單的體育或博彩,而是已成為融入城市血液的生活方式。

  在香港文人的眼中,賽馬文化正是香港文化的代表,充溢華洋並處的“半唐蕃”式的混雜美壆。耳朵裏塞著耳機,對著大屏幕凝神思攷的黃皮膚“馬迷”,與捧著大樽啤酒一邊聊天一邊看馬的金發碧眼“馬迷”,在馬場上“尖叫一分鍾”,期待著財神爺的眷顧,是他們那一刻共同的“心跳”。

  賽馬運動暗合著香港每一天的城市脈動,其魔力之大,“信徒”之廣,可謂百多年來風頭無兩。賽馬運動之所以如此風靡香江,達到交通讓路,萬民瘋狂之程度,與賽馬運動本身的魅力以及香港的城市特質密不可分。

  眾所周知,香港彈丸之地,空間狹促,只能向高度要空間。在密不透風的鋼筋水泥之中,總不免有強烈的壓抑感,而在一馬平的馬場裏,近距離感受馬匹的四蹄奔騰、風馳電掣,不啻為一個極好的“精神消解器”。

  而低至十元港幣的賭馬門檻,亦正暗合了港人“以小博大”、“小賭怡情”的微妙心理。正因為賭馬門檻極低,無論豪富或草根階層均有機會一試身手。更有港人從賽馬運動中解讀出“香港精神”――曾經連勝十七場締造世界馬壇紀錄的“精英大師”,便被喻指為港人永不言敗、勇往直前的奮斗精神。

  百多年來,每周兩次的馬賽,成全了港人的各異心理,更成就了賽馬運動的“全民屬性”,令馬場變成了全港嘉年華的不二場地。

  如果有一天,有人問起,香港哪一項運動能如美國NBA那樣足以刮起市民“龍卷風”,那麼請聆聽香港的“尖叫一分鍾”,答案就在那裏。(完)
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